热门推荐

随便看看

不过

2020-06-12 20:32

佛山一患者花费38万元,目前尚欠医院20多万元,两夫妇打工月入仅3000多元;治疗费自付部分太高令人“崩溃”

记者了解到,1月4日下午,被转入icu抢救治疗的崔女士,早前有三年糖尿病史,肺部有肺结核,最近半年一直在咳嗽。因有这些病,她感染h7n9病毒后很快就演化成了重症病例,实行单间隔离。经半个月治疗,核酸检测转为阴性,慢慢脱离危险。

“南海三病人在市一医院治疗,共花费100多万元,现在还欠90多万元。18日在佛山两会上,有政协委员爆出h7n9禽流感患者治疗费问题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h7n9禽流感患者难以承受高额医疗费的问题引起广泛关注。

据介绍,今年51岁的崔女士一年前实际已经退休,“因为老板信得过继续请”,发病前她在佛山市九江镇一家私人加油站做财务,月收入不到两千元。丈夫罗先生则打散工,做园林绿化,每月收入一千五元左右,目前这两夫妻还要供养两个女儿读高中。

记者调查后发现,患上h7n9禽流感,轻症病例花费低,重症病例则要承担高昂医疗费。

羊城晚报记者 黄汉城

轻症花几千重症上十万

相关部门仍在协商中

高昂的医疗费,成了这个贫寒之家最大的心结。记者采访过程中,罗先生一直忧心忡忡,“她有买城镇职工医保,可以报销一部分,但自付部分还是太高了。”

去年已设钱是否到位?

但是,对于崔女士这类重症患者来说,除了按个人所参保的医保体系进行报销外,还有部分费用需要自付。

那么,佛山市的贫困h7n9禽流感患者,可以拿到多少医疗补助?

救助基金

收入微薄难顶高昂费用

据悉,对于动辄数十万元的治疗费,不少患者家庭难以承受,除了依靠个人医保、商业保险承担之外,现阶段政府没有对其“自付部分”埋单。

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了佛山市卫生计生局副局长田园。她表示:“医疗救助涉及民政等相关部门的职责,我们正就有关问题进行协商,有结果会马上公布。”

20日中午,经过多方努力,羊城晚报记者在佛山市一医院感染科某病房,见到了章成国所说的“赖院”患者——佛山第二例h7n9禽流感患者崔女士。

核心摘要:佛山一患者花费38万元,目前尚欠医院20多万元,两夫妇打工月入仅3000多元;20日中午,经过多方努力,羊城晚报记者在佛山市一医院感染科某病房,见到了章成国所说的“赖院”患者——佛山第二例h7n9禽流感患者崔女士。

18日,在佛山两会的政协分组讨论上,市一医院副院长章成国提到一个赖在医院不肯走的h7n9禽流感患者:“有一个患者治好了h7n9(禽流感患者)不愿出院,花费38万元,欠了20多万元,希望能在医院治好其他基础疾病,让政府一起埋单”。

佛山第三例患者刘女士,属于轻症病例,12天便可出院,治疗费前后也就8千多元,主要是“达菲”和检查项目。

记者见到崔女士时,她正挂着点滴半躺在病床上,丈夫罗先生在一旁喂她吃粥。罗先生说,过去这几十天,“她进食都是在鼻子上插个胃管,用机器泵入营养液”。

记者查阅资料发现,早在2013年4月,省政府便设立了人感染h7n9禽流感防控及医疗救助基金。该基金主要救助困难患者,如未纳入医保的低收入者或无力支付医疗费的外来务工人员等,同时用于防控工作,首期经费有3000万元。

该基金是否已入佛山卫生系统口袋,h7n9患者及其家庭可以从中获得多少救助?目前记者尚未从卫生部门得到回应。

截至20日,佛山共有12例h7n9禽流感患者,其中2例死亡,5例出院,5例仍在治疗中。羊城晚报记者了解到,对于重症病人来说,一旦进入icu救治,一天就要支出上万元。病毒转为阴性患者转入普通病房后,仍需要继续治疗因病毒引起的肺部病变。

但院方的两次提议都被病人及其家属拒绝了。罗先生说,当时崔女士床都下不来,之前呼吸都是在喉咙处切个口戴呼吸罩用机子呼吸,饭也喂不了,不愿意转院,“后来市一医院就没说什么了。”

入icu治疗半月终脱险

2014年2月12日,佛山市医保局出台举措,规定“达菲”可使用医保记账报销。这种药物是早期治疗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特效药,价格不菲。

医疗补助

“医院说过两次,让我们走”,罗先生表示,2月15日左右,院方说崔女士的禽流感治好了,其他基础性疾病“返工”后慢慢治疗就行了,大概两天之后,感染科的主任又提出让其转到九江镇当地医院。

陈春鸣/画

“崔女士此前向院方提出经济困难,我们也表示这个钱暂时不用她担心。”20日,佛山市一医院一内部人士告诉记者,国家下发过规定,重症禽流感患者有另外的报销方式,但具体的细则还未颁布。“这事情可能也在研究当中,等细则下来了,才能够具体说怎样报销,但可以肯定,是超过一般的医保的。”

罗先生向记者出示的每日费用清单并说:“在icu的日子,每天花费少则万把块,多则两万块。”记者看到,从2月12日到2月18日期间,也就是崔女士转入感染科之后,每天的费用降了下来,但平均也要在两千元以上。截至2月18日,崔女士住院治疗费用已达38.7万元,目前她尚欠院方22.8万元。

对于h7n9禽流感患者的治疗,国家能否全部埋单?

“原先垫付的15万元还是跟大哥大姐借来的借命钱。”谈及欠费,崔女士忍不住哭出来,直言“赖院”很无奈。

不过,佛山第一例患者谢某(现已出院),入院便病情危重,花费了10万元。谢某的儿子告诉记者,这几乎“花光了家里的积蓄,刚准备要借钱时,医院说可以出院”。

该内部人士还透露,一般来讲,患者的医疗费用欠太多的话,可以让所在的街道或居委出一个困难证明,向卫生部门申请医疗补助。据悉,佛山有专门的资金预留给贫困群体,为其实施专门的帮助和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