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推荐

随便看看

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发展情况不同

2020-08-11 18:11

据银监会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2015年底,共有9家中资银行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24个国家设立了56家一级分支机构。同时,来自20个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的56家商业银行在华设立了7家子行、18家分行以及42家代表处。

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,国内银行业发挥各自优势和特色,不断丰富海外产品和服务,为“走出去”企业境外投资提供流动资金贷款、银团贷款、出口信贷、并购贷款等多种方式的信贷支持。例如,设计资源换贷款产品和“走出去”承包工程信贷方案,推广跨境供应链融资,开发跨境融资租赁、小额出口信贷等针对“走出去”客户的新型产品。

另据悉,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,各国监管当局纷纷提高外资准入门槛,签署双边监管合作谅解备忘录(mou)已成为很多国家外资银行准入的必要条件。

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说,今后银监会将继续积极拓展和深化与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的跨境银行业监管合作,扩大信息共享范围,进一步完善跨境风险应对和危机处置制度安排。(经济日报记者 常艳军)

据了解,我国银行业依托境内外金融市场,为企业提供更多有助于管理风险、增加流动性、提升收益和降低融资成本的新型金融工具。同时,整合资源帮助企业在海外规避投资风险、降低操作和投资成本,为企业保驾护航。

今年的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提出,扎实推进“一带一路”建设。这对金融服务提出了新的要求。目前,我国银行业正通过完善海外网络布局、创新产品服务、推动重大项目信贷支持等,不断提高跨境金融服务能力,并加强风险防控,为“一带一路”建设提供有力的金融支持。

“五大行是中资银行‘走出去’的主力军,在‘一带一路’沿线国家的机构布局初具规模。”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说,从地域分布看,中资银行在东南亚和西亚地区设立分支机构相对集中,在中亚、独联体地区布局还有很大空间。

据悉,我国银行业支持“一带一路”沿线项目范围已覆盖铁路、公路、机场、通信、水电、信息电网、油气等重点行业和领域,如中缅公路、中泰铁路等。

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,银监会主动推进与境外银行监管机构签署双边监管合作谅解备忘录(mou)或监管合作协议。截至目前,银监会已与28个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的监管当局签署了双边监管合作谅解备忘录(mou),不断加强跨境监管合作和信息交流。

在河南郑州国际陆港郑欧班列多式联运集疏中心,来自各地的货物在这里汇集、组货,并报关、报检,装载到郑欧班列上。郑欧班列是河南融入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国际通道和平台,郑州国际陆港开发建设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郑斌表示,银行不仅为使用郑欧班列运输货物的企业提供存货质押融资,郑州国际陆港的建设资金目前也仍以银行贷款为主。

3月29日,中国银监会与捷克央行在布拉格联合举行“一带一路”金融合作论坛,双方认为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将促进中捷金融合作。图为在捷克首都布拉格,中国银行 代表(右)和ppf集团代表在签署合作协议后握手。(新华社发)

交通银行 洛阳分行副行长曾庆辉告诉记者,交通银行推出的出口订单融资产品,在企业接到订单时就可以提供融资,无需像从前那样提供销售发票,从而提前了组织生产的时间。

据了解,在服务“一带一路”建设过程中,各银行结合自身实际,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,并明确战略目标和重点领域。国家开发银行、中国进出口银行、中国农业银行 、中国银行、中国建设银行 等均已制订了关于支持“一带一路”建设规划的总体思路或实施方案。

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经济发展情况不同,法律、税收等方面政策各异,企业“走出去”的过程中可能面临国别风险、政策风险和汇率风险等,这需要银行能够为其提供相应的帮助和支持。通威股份 财务总监袁仕华说,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的税收、金融、法律等情况各有不同,企业自己没有那么大能力研究清楚,如果草率“走出去”则会面临很大风险。也有企业负责人表示,我们在开拓海外市场时会先去合作银行咨询一下,问问机会在哪,怎么做更安全。

同时,我国银行业还以“一带一路”沿线重大项目作为金融支持的突破口。“银行业主动对接我国与沿线国家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、经贸合作、产业投资、海上合作等领域的重点项目;在境内对接‘一带一路’核心区、重点园区以及国内重要省份、节点城市和关键枢纽项目,因地制宜给予配套信贷支持。”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。

“银行业也不断提高对境外资产或权益的处置能力,支持‘走出去’企业以境外股权、矿权为抵押获得贷款,缓解了海外资产抵押难问题。”曾庆辉说。

东方电气 集团主要从事境外电站项目承包和大型机电成套设备出口。在企业“走出去”的过程中,工行四川省分行协助企业参与谈判,提供融资方案,为企业竞标的非洲埃塞俄比亚某电站项目提供总额4.7亿美元出口买方信贷,支持了企业在境外市场的业务拓展。

在帮助企业防范风险的同时,银行也在加强自身的风险防控。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,在服务中资企业“走出去”过程中,我国银行业境外业务规模和国际化程度逐步上升,随着外部环境和风险形势的变化,需加强跨境业务的风险防范。银监会经过多年努力已构建了境外业务监管的框架体系,有针对性地引导银行对境外业务实施全面统筹管理,同时银监会也持续加强境外业务的现场检查,加大督促和整改力度。

今年的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提出,扎实推进“一带一路”建设。这对金融服务提出了新的要求。目前,我国银行业正通过完善海外网络布局、创新产品服务、推动重大项目信贷支持等,不断提高跨境金融服务能力,并加强风险防控,为“一带一路”建设提供有力的金融支持。